房产信息网

Real estate information
首页 >> 房产行情

合肥某小区业主讨公共产权未来维权之路还很

来源: 2018年07月31日

合肥某小区业主讨公共产权 未来维权之路还很长

核心提示:新建小区中配建公用房到底属于谁?各方代表各执一词,新都会国贸公寓业主掀起维权行动,但是维权之路却尤为艰难。

新建小区中配建公用房到底属于谁,开发商的、小区全体业主、还是政府?全体业主、开发商、政府对于同一事项,站在不同角度,各自寻求着有利于自己的法律、情理与事实层面的支撑,从而使得关于公用房的产权归属问题产生重大分歧。

近年来,在省城,业主委员会代表小区全体业主的维权“大战”也不断发生,而维权的路又是何等的艰难。

新都会国贸公寓:用“武力”讨回公共产权

协商没有结果,通过法律途径维权没有资料,无奈之下便采取了武力维权。4月9日,来到省城新都会国贸公寓。在小区活动中心,见到了该小区第二届连任的业主委员会(以下简称业委会)主任聂爱琴,她向讲述了小区业委会代表广大业主艰难维权历程。

六次六方会谈没能解决问题

新都会国贸公寓位于省城马鞍山路与南一环交口附近,小区规模不大,共有9栋楼,864户,2007年业主开始入住。

2010年12月26日,依照相关程序,小区首届业主委员会正式成立,聂爱琴当选为业委会主任。

聂爱琴告诉,小区业委会成立以后,便要求开发商和物业进行公共资产移交,包括一所幼儿园、6间沿街简易门面、地下车库等。

“我们也是到规划局查资料的过程中,无意中发现开发商不具有这些资产产权,那么,其应该属于全体业主。”聂爱琴表示,之后,业委会决定代表广大业主进行维权,要求开发商和小区物业进行资产移交,但遭到拒绝。

聂爱琴说:“我们找开发商不下于100次,并发函、发文,但一直没有结果,开发商和物业就是不肯移交产权。”

“在协商没有结果的情况下,我们只好到市里反映,希望能够引起政府部门的重视。”聂爱琴表示,辖区街道和社居委也介入了此事,并进行协调。“后来,街道、社居委,开发商、老物业,新物业,业主委员会,业主代表六方坐下来又进行了六次会谈,可是收效甚微。”

付诸“武力”讨回公共产权

聂爱琴说,在协商无果的情况下,业委会也想到走司法途径维权。但困难的是,业委会没有任何资料和文字性的证据,官司很难打赢。“无奈之下

合肥某小区业主讨公共产权未来维权之路还很

,只能选择武力维权。”

“小区幼儿园一直被开发商和物业对外承包,因开发商不具有产权,所以其和承包商签订的幼儿园租赁合同也应该是无效的。于是,在大多说业主的同意下,我们决定把幼儿园的门封上,不给上课,一直闹了很长时间。”聂爱琴表示,在这种情况下,开发商和物业才肯交出幼儿园。

聂爱琴说,为了要回属于全体业主的小区门面,业主自发采取堵门的方式,在此期间,业主也多次和开发商、物业发生冲突。“为要回这些属于全体业主的资产,我们业主和开发商、物业共打了七次架,双方都有过人员受伤,最终将产权要了回来。”

“作为业委会主任,当时只想替小区业主做事,做成事,没有想太多。”回想起带着业主维权,聂爱琴感到后怕,当初因为此事,经常有人到他家里闹事。 聂爱琴说,2011年9月老物业撤离小区,幼儿园、门面房、车库等产权才全部移交到业委会手上。

小区业主维权之路还很长

老物业撤离了,公共产权归属了全体业主,按理说维权应该是成功的,但聂爱琴告诉,这才刚走完第一步,后边维权的路还很长。

“小区配套设施、管、设备资料不全;9东楼只有1栋楼有消防验收资料。”聂爱琴表示,老物业撤离后,很多资料都没有移交,他们到有关档案馆调查过小区的资料,发现档案盒里竟然是空空的,“没有这些资料将来小区就没有办法维修,也很难找到一些设备的厂家。”

“老物业撤离时,卷走了公共收益200多万,如果不把这些钱追回来,业委会也没法向广大业主交代。”聂爱琴说,老物业是2007年入驻新都会国贸公寓的,到2011年撤离共4年4个月的时间。

“我们到规划部门查看了资料,发现小区规划进行过多次更改,1号楼原规划是分开的两栋楼,中间有一个通道,后来2栋楼合成了1栋楼,多出了120套房子;还有,规划3号楼整个一层原是一个会所,有400多平米,后来变成了3套房子卖掉了。”聂爱琴表示,这将是业委会接下来最艰难,也是最大的维权。

原物业公司感到很无辜

新都会国贸公寓原物业是合肥顺诚物业管理有限公司,对于小区业委会当初的维权,该公司童经理有着不同的说法,并否认和业主有过武力冲突。

童经理表示,所谓的6间门面,是当初为了聚集人气物业自己花钱搭建的,其中一面墙搭在小区外墙上,属于违章建筑,后来,该门面房无偿移交给了小区业委会。

“小区幼儿园刚开始入园的小孩不太多,为了服务小区,没有向承包方收取过一分钱,所以也不存在有任何收益。”

随机文章